周励:穿越历史与现实的非虚构创作-
周励  在海外华语文坛,周励既是闻名作家、商务精英,又是探险家和文明旅人。1992年,她因写实性自传体小说《曼哈顿的我国女人》声名鹊起,这部“描绘了一个年代,影响了一代人”的小说,已成为今世我国文学史上留学生文学的经典,并作为一种特别文明现象被广为评论。但是,周励并没有让自己的文坛形象定格在“曼哈顿的我国女人”,于2006年宣布《曼哈顿情商》之后,近期又推出了名为“非虚拟”写作的探险写实和文明散文系列。这些著作不只彰显出两层文明身份对其创造的深刻影响,还渗透着其自己对前史与实际的共同了解。  如果说,流浪感、身处异乡的孤独感、“寻根”是周励早年著作的重要主题,那么其近期的著作中,已看不到这种移民者的身份困惑,周励转型为华文文学界书写探险陈述文学的女作家。2012年至今,周励六次前往南北极,看望南极长城站和我国冰岛联合北极调查站,在北纬九十度的北冰洋冰泳,企图寻觅百年前南极探险家的脚印,并将探险阅历写成了《穿越百年,行走南北极》《攀爬马特洪峰》《极光照射雪龙英豪》等20余篇写实散文,连续在《文汇报》上宣布,向海表里同胞叙述我国科考队员们令人动容的“南极精力”。  这些探险写实散文是周励自我打破的测验之作,这与她于海外生计打拼进程中所磨炼出的奋斗、应战精力不约而同。在《攀爬马特洪峰》中,她将登山运动的来源、首支马特洪峰登顶队的传奇、马克·吐温与马特洪峰的缘由等,与自己的攀爬阅历彼此交叉,展示了明显的前史认识与文明认识。在她看来,现今世的探险史不只具有科考价值,还具有美学价值、精力价值,关乎个人意志、关乎国家实力、关乎人类文明。作者所进入的绝地极地都蕴藏着无限危机,变化多端的气候、峻峭危滑的山崖时间应战探险者的勇气和意志,正可谓“无限风光在险峰”,唯有坚持者才干看到最美景色。  为什么要去极地?用周励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和对全部与物质无关的事物的爱好。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是血液里的热情;是心灵与前史人物的对话;是读万卷书、行走全国的勇气和抱负。”除了探险,周励对国际各国文明的神往让她踏上了寻访人类前史的漫漫之旅。所以“以史为镜,以史为鉴”欧洲文明散文系列六寻八篇《寻觅腓特烈大帝》《寻觅路易十四太阳王》《寻觅法国玛丽·安东奈特王后》等应运而生,这是其广泛的阅览视界与共同的人生阅历所发作的美妙化学反应。  在“寻觅”系列文明散文中,她实地进入那些与西方启蒙前史有关的重要地址,经过时空改换以及论题引领,招引读者跟随她一步步探寻,设身处地地代入那个特别情境,反思和检索前史的偶尔和必定,经过一些看似琐碎日常的前史细节,串联起大的前史背景。她爬梳故纸堆和架构言语的才能令人敬服,纷乱很多的案例、名言信手拈来,以流通自洽而又赋有节奏感的言语勾连实际与前史,在凸显出人类前史文明耀眼之处的一起,又流露出人道主义的关心及对当下的反思。  如何将个人与民族、国家交错在一起,始终是海外华人孜孜探究的一个主题。在“寻觅”系列散文中,周励显然是有意为之地进行中外比照。以《寻觅路易十四太阳王》为例,其间路易十四叱咤风云的生平,让周励想到同一时期的康熙,文中既有对潜在的前史走向剖析的点睛之笔,也有对治乱规则的重视。  较之探险写实与文明寻踪,《生命的奇特膏泽》等访谈类散文则文笔流通天然,调查细致入微,对人物的描写和对话的重现,都让人如临其境。《生命的奇特膏泽》从董鼎山先生的二三事谈起,用女人的细腻体会,以和蔼可亲的言语娓娓道来,让我们感同身受地进入到董公配偶的日常日子,感受到董公配偶志同道合的爱情以及董先生无以复加的丧妻之痛,令读者动容。这种企图回到日子及其实际自身的非虚拟,不只留下了宝贵的史料,还在个人记事层面上创设出了文学性,使得极为一般的实际日常日子成为一种审美出现,并在隐约发出的淡淡苍凉中展示了作者心系苍生的悲悯情怀与心胸大爱的抱负主义。  周励一向着重其创造的非虚拟性,着重文学对实际的介入、文学与实际的互动。不管探险写实陈述,抑或回想性散文、文明之旅散文,都是具有明显实际主义人文关心的创造。她以亲身阅历写就的非虚拟著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赋有冒险精力且兼具前史情怀、人文关心的抱负主义者。她用跨文明的视角来敞开、容纳地了解国际的前史与实际,那种对个别生命价值、社会价值的不懈寻求,展示了海外华文作家创造的另一个相貌且独具文学价值。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